假毛君~

一个亡羊补牢

😍😍😍

陈家阿铜:

整理文件夹和微博,看到一些幸存的文。有些是肉,有些是段子,有些是文。以前应该都po过,所以不打tag了,大家随便看看吧。


大师兄相亲记


宝Bill:       


宝平


安逸尘个人


追越友情段子


第三视角瀚霆


瀚霆


山倾


山越


瀚霆2


苏越:01 02 03 04


峰霆


瀚霆双性转


苏越: 


苏越延伸


苏越延伸2


瀚霆3


苏越: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番外

黑暗中的劳伦斯

尖叫!!!!!!

别问我是谁:

一堆债,慢慢还……


*没有逻辑,只有ooc


*我流abo


klick




tbc

猫猫和兔兔!!!!

李英俊钦点菜头贵:


这应该非常形象了

我们风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

婷婷就很娇了


【峰霆/帝王受】未央(十七)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篇终于又更新了!!😭😭😭

syuusaku_you:

你们没想到吧~哈哈哈哈哈哈


话说,为了我的热度,我剧透一下,那个侍卫风就是元凌乔装打扮的


 


----------------------------------------------------------------------------------------------


(十七)


魏,大统四年秋日,在历经了一次不大不小的战役后,魏国百姓终于盼来了一件喜事,涵月公主要出嫁了。百姓们都知道皇帝陛下只有一个妹妹,从小捧在手心里长大,此番出嫁,不但大赦了天下,送亲的阵仗也是极其豪华。


公主乘坐着朱红描金的凤銮,由八个人抬着,四周围了一圈的彪形大汉,浑身劲装之下包裹着鼓鼓的肌肉,一个个神情肃穆,锐利的眼睛扫视着送亲的百姓群众,有点脑子的刺客看到这种架势也不敢轻举妄动。


传闻纷繁复杂,有说公主会这样一直到夏国,也有说公主出了城之后就会换稍微轻便一些的座驾,此去夏国的一路上虽不算路途遥远,但也要走上十天半个月,不稍作低调,真怕引来一些杀身之祸。


当凤銮走到京城城门下的时候,跟随的史官打开了手中的布帛,说了一通公主是如何的不愿离开兄长,但是为了两国友好,愿意和亲的话来,洋洋洒洒,情真意切,人群中有些感同身受的,抹起了眼泪。


公主一行队伍出了城便转入了树林,在那里秘密的换了普通的轿辇,身边的随从更是只剩下了八人,掩盖好了行迹,绕路往夏国走去。


新鲜劲一过两日,元玲从百般好奇的小鸟变为蔫蔫的趴在自己的轿子中,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外面的侍卫说话:“现在走到哪儿了?为什么每天看上去的景色都差不多?为什么我们还在山里?”


走之前皇帝哥哥就跟她说过,这次和亲,为她挑的都是一等一的死士,对皇家绝对的忠心不二,可就是不太会说话。元凌知道妹妹的性子,这十天半个月的要是没人跟她说话,一定会闷出病来,可死士训练时,关键要素就是冷漠、专注,只会聚焦于发现和解决危险,保卫主子,聊天还真是要了他们的命了,权衡再三,元凌给元玲安排了个稍微能说会道一点的死士,代号为风。


元玲刚才那些问题就是对着风说的,她昨日试过一次,果然除了这个风,其他几个人就根木头似的,一点儿也不理会她。


风听到了公主的问话,开口道:“公主莫急,我们在这树林里确实迂回了一些路,这都是为了混乱有心之人的视线,不出四天,我们就能走出这个林子,从官道往夏国走了。”


元玲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这个风说话不疾不徐,声音清澈,莫名的就有让人信服的力量,元玲撩开轿帘,对风又看了一眼,发现那人平平无奇的没什么特点,更加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那么信任他了。


风转头刚要对元玲说让她回轿子坐好,便听得最前面的侍卫西大吼了一声:“什么人!出来!”


八人分工有责,南、西、东开路走在前面,林、火、山走在后面,风和北就守护在轿辇的两侧。此刻随着西的一声厉喝,南、西、东瞬间抽出了自己的随身兵器,死死的瞪着前方,一时间,所有人绷紧了神经,只听得风入松柏的沙沙声。


不一会儿,前方不远有笑声传来,那人一边笑一边说到:“东南西北,风林火山,你们都出动啦?”


闻言,众人都是一愣,能认识他们这帮死士还能叫全代号的人并不多,待看清那人的容颜,西收起了手中的兵器,惊讶道:“林将军,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皓摆了摆手:“我已不是将军了,几日前我已经跟皇上请了辞,林某人现在就是个山野之人。”


众侍卫面面相觑,还是西开了口:“皇上并未提起此事,是否皇上怕臣等保护不了公主,让将军来助一臂之力?”西觉着,可能是皇上和林将军商量好的,让林将军故意辞官,以平民的身份保护在公主身边,这样,即便到了夏国,也不会被人诟病有武将随行了。


林皓捏了捏手指,发出骨节爆开的声音:“不是。”


西更加不明白了,如果不是,林皓怎么知道他们的行进路线?还有他现在浑身散发出的戾气,西越看越不对劲,暗自鼓动着内力,将刀横于胸前。


林皓也不藏着掖着了,甩甩膀子道:“皇上这迂回的方法,以前在军里用过好多回了,我熟的不得了。实话跟你们说吧,我不是来护送公主去夏国的,相反,我是来抢亲的。”


说罢,林皓右手在腰间一摸,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软剑来,在树林斑驳的阳光下,刺痛了每一个人的眼睛。


侍卫们都有些不可置信,林将军和皇上的关系比亲兄弟还亲,别人摸不准的帝王心,只有林将军一摸一个准,那现在这情况到底唱的是哪出?难道是皇上着实不愿意妹妹出嫁,让林将军来劫亲?


正当侍卫们拿捏其中的奥妙不得法的时候,风出声了:“大胆林皓,公主出嫁乃奉天承运,你居然敢拦路抢亲,识相的快快退去,否则叫你身首异处!”


其余几个侍卫仿佛被风的话给惊醒了,不论事实究竟如何,林皓这举动已是大逆不道!却听林皓哈哈大笑了两声,说道:“你们八个以前在皇宫就陪我跟皇上练手,有多少斤两,大家彼此都心知肚明,来吧,一起上。”


话音刚落,他占尽先机的提剑便刺了过去,侍卫八个都不敢怠慢,确实如林皓所说,他们对彼此的功夫都太了解了,手下便不再留情,除留下两人守护在公主轿旁,其他六人都加入了战圈。


刀光剑影和肃杀之气惊的林中的飞禽走兽的骚动不堪,纷纷逃难开去。这六个死士有固定的剑阵和进攻模式,加入剑阵的人越多,阵法就越完善,六人剑阵已可谓是滴水不漏,拿到别人面前可谓是攻无不克。可今天的对手是林皓!林皓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不光是他跟元凌交好,他本身的功夫亦能在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区区六个死士的剑阵,虽然很难对付,但他也没放在眼里。


打斗间,林皓划伤了两名死士的腿,自己的手臂上也挨了一刀,眼看着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轿中的元玲开口了:“住手!”


 

《凌·越》(11)【恭越/all越】

居然更文了!!!!

江蛊:

本文十八禁,非肉食主义者自觉绕道


 这更对我来说算长了 嗯


求别问我屠苏什么时候上线,我感觉目前的剧情没有太适合他上场的,嗯是这样 可能还得等?


更新什么的我是真的很慢…… 为什么还没坑我自己也是纳闷的…… 开文至今两年半了 还能记得的朋友我敬你是条汉子 还能催文的……  我敬你是真爱吧


最近好像发展成半年刊了 吼吼吼吼……  不用太担心,完美避开屠苏之后我可以快得多,也不是就没有苏越,我大概会写个屠苏不用上线的苏越吧…… 什么鬼  


前请提要:《凌越》①           《凌·越》⑩




【正文】




  清雅的屋舍药气混杂,凌乱的瓶瓶罐罐或是散在桌上或是滚落椅脚。




  百末送陵越进北隅小院时已觉气虚高热筋骨绵软,多日来积聚体内的残毒以及欧阳少恭精心调制的药膏无不克制其内力恢复。


  


  许是因为之前小看了陵越的修为,以至那些日子欧阳少恭用药甚猛,唯恐效用不足,而陵越的身体虽看似因这些滋补良药一日好过一日,实则却五内虚亏,根基损毁,如今竟已膏盲。




  欧阳少恭本无心留他,自然从未顾及他脏腑内的残毒,不忍下手原只是图一副皮囊。却没料到皮囊之内那副令他厌弃的风骨终是胜了一筹。




  陵越依旧昏睡,一昼一夜,欧阳少恭已为他度气三次才稳住心脉。正在床边椅子上调息,忽听陵越呼吸急促。手指紧攥被沿,像是被梦魇所扰,昏迷中虚弱地摇头逃避着什么,欧阳少恭问他又不答言,只是忍耐。他想起陵越被逼迫求欢时也似这般神色,不禁忍笑。




  “大师兄不是一副傲世铁骨生死无惧么?撩拨几下而已怎么就吓成这样?”他本是随口戏谑,没想到陵越不仅沉浸在一番无处遁藏的幻象中,也将耳中话混杂其间,可能梦得本还模糊,被耳边言语刺激更清晰了那番景象。喘息声愈发急促不实,气血乱作无序,锦被之外目所及处汗珠又漫了一层,鬓边长发湿贴着腮颈,随呼吸瑟抖。




  欧阳少恭深知再这么下去,怕是度气施法都难保一命。不得已改口妥协说些婉转话,无奈这些日子以来伪善之言说了太多,陵越在梦中都已不信了。




  苦口劝慰半天也不奏效,欧阳少恭只想起他昏厥前那番颇有成效的安抚,将其环抱在怀里柔声说:“我虽不能左右你的意愿,但除此之外我想要你如何却是易如反掌。我要你臣服,你便是心中不屈,又能有几分力气反抗?越儿,此刻我不过是想医好你,这般心性做成焦冥当真可惜……”




  浑噩的陵越也不知听得清几分,果真有点效果,气血一时顺畅不少。心脏透过汗湿的里衣,依旧跳得令人忧心。欧阳少恭双臂环得更紧,声音也更轻柔:“此处偏远幽静,最宜疗养,过几日屠苏回来,越儿若已大愈,我便带你见他,若那时越儿仍旧一副病躯,少恭虽无愧于他,仅是没有照顾好他至亲至爱的大师兄也罪不容恕了。”




  许是听进劝慰或是体乏气虚到了极致,陵越枕在欧阳少恭锁骨处渐渐睡去。欧阳少恭望一眼枕衾,原是想放他躺下,却不知怎么迟迟未动,就此相依阖目。




  忽而有人推门迈步进来,欧阳少恭压声道:“他睡了,退出去。”转目却恍惚见是巽芳静立在门口。眼前的景象恐怕她也看得出端倪,欧阳少恭知其秉性,只不想她聒噪扰了陵越,冷语道:“有事回房等我,医好他我即刻回去。”




  巽芳信步进了卧房,轻举慢踏,竟比鼻息还浅,好似也不忍惊醒病榻之人。欧阳少恭岂会相信巽芳面容下那副素锦的心肠,冷言又道:“一切事宜回去再说,此刻最重要的是他的病情。”




  “夫君。”轻柔两字吐得深情款款,细润的爱意萦绕在唇齿间似乎永远散不尽。欧阳少恭倏然回头,震惊地望着巽芳。




  同一般音容笑貌,却是迥异的神态语调,眼前人无疑是欧阳少恭心念多年的蓬莱公主巽芳,眼中是千万个素锦也装不出的情愫。




  “巽芳!”




  巽芳姑娘一笑莞尔,却又转瞬成忧。轻语道:“夫君心中有他,又何苦伤他至此?”




  欧阳少恭摇头回道:“他几时在我心中?他不过……”话说一半竟忽然不知他于自己究竟为何。想说不过是个玩物,又不准确,大概应说,本是想做个玩物,如今也不是了。正思量着,巽芳却怅然:“连他也不能陪着夫君么……”说话间,身体像是被莫须有的力道向后抽离,眼底涌上一层泪,喃道:“没有人能陪着夫君么……”




  欧阳少恭抬手去拉远离的衣袖,霎时间再无踪影,他空唤了几声兀自惊醒,才发现不过虚梦一场,窗外早已入夜。怀中陵越不知睡了多久,被他忽然摇动也睁了眼。




  门外百末被唤进来斟茶送到床前,欧阳少恭单臂环着陵越腰际,另一手接过热腾腾的茶杯吹了一番,自饮一口,觉得尚热,又吹几次才送至陵越唇边,陵越早已两唇干白,眉目虚乏,倚在欧阳少恭怀里,眼未抬,指未动,见热气尚存的茶杯到了面前,也未浅尝一下温度,直饮了半杯,似乎对欧阳坛主的分寸颇为信任。




  这举手投足间默契在百末眼中炸成烟花,毕竟前几日他敬爱的欧阳坛主对陵少侠如何上下其手百般刁难并未被他撞上,故而见这暧昧至极的相依之态已觉耳赤。两人反倒习以为常,似乎见怪不怪。




  .




  此后,陵越在北隅小院的日子在守卫看来自是不胜惬意。三餐茶饭皆是近来颇得器重的百末小心服侍,有时甚至是欧阳坛主亲自照料,坛中诸事再繁,每日晨暮,坛主也必要前来探视小坐。




  自从搬进小院,欧阳少恭待他礼敬有加,虽然偶尔口头讨些便宜,陵越往往横他一眼倒也不大介怀。日常相处也颇为亲密,欧阳少恭再无冒犯之举,只是待他恍若经年的夫妻、恋人,既无避讳,又无热切渴望。只剩细水深流,岁月静好。




  百末奉欧阳少恭之命派人秘守院门,并叮嘱陵少侠身负重伤恐亲友同门忧心不得走漏风声。守卫们虽不作他想,百末却心内狐疑:坛主与陵少侠莫不是互生情愫,欲结永好?前几日还诸多戒备的陵少侠,怎么搬至小院后与坛主的关系反而和缓许多。虽说他不可能知道百里少侠已归的事,却也不该对这种名为疗养实为软禁的日子全无戒心才是。




  坛主近来就更是奇怪,自从月灵花入了丹房,每日选材炼药已十分繁忙,有时连方家公子、百里少侠甚至尹千觞的面都顾不得见,饮食起居更是紧迫惜时。巽芳于丹房外等过几次,坛主得空出来也是应付几句便辞别回房,梳洗更衣后便至北院。




  尽管陵越已日渐好转,欧阳少恭却依旧毫无放离之意,一日陵越身子稍爽,有意起身舞剑,他更是命人取来最珍爱的纯阳琴弹奏助兴。百末是个极乖觉的人,隐约看得出坛主大费周章是何用意。而那陵少侠也非等闲,百末过去虽与之交集不多,若说是在委曲求全,他也是不信的。




  在百末心中只有两种可能说得通。




  或是陵少侠早已察觉坛主暗中行径,为保全自己暂时不受牵连,不被灭口,趁眼下坛主对其礼让几分,佯装一知半解,只等百里少侠回来伺机相告,再谋良策。毕竟他不可能知道百里少侠早已回来,而坛主自然有心一直拖下去。




  又或是陵少侠虽知坛主心意,无奈两人殊途无缘,不知哪一日事态急转,未免兵戎相向。那时便连今日光景都不复了。如此想来陵少侠虽不比坛主有意,却也不是无情断念之人,无非是禁欲克己恐违其道。若是没有百里少侠的事夹在其中,他对坛主本有相惜相敬的情谊或许……




  百末突然醒悟发觉自己越想越歪,忙收了越飘越远的心思将第二种可能也于心中划掉。既然唯有陵少侠在等屠苏这一种可能,坛主必是不肯让他等到的。他行至院门仔细叮嘱守卫不得丝毫松懈,更不得透露任何有关百里少侠与月灵花之事。恰逢欧阳少恭来见陵越,听百末之言自觉时日已足,再说屠苏未归难免惹疑,陵越过早发觉真相誓必不肯独善其身。不如趁早遣人送他回天墉城调养,待自己取回半魂之时,他远在昆仑山,也可保一命。




  欧阳少恭在院中,听到屋内有衣料或是什么东西震动挥舞的声音,又听有什么轻撞在窗框上。笑语道:“越儿练剑何不到院中,这低梁矮瓦怕是要被越儿的剑气震塌了。”




  推开门时,陵越安坐在桌边,神色内敛好像掩饰着什么。欧阳少恭何等机警,陵越身上一丝一缕乃至皮肉筋骨,他无不了若指掌。笑问道:“越儿在偷练什么奇功?还要背人?不会是那种不能示人的秘术吧?小兰不是说此功最宜二人双修,不如大师兄教我?”




  陵越被气笑,却说:“你们喜欢不如你们去练,天墉城没有这类秘术。”




  欧阳少恭挑眉抿唇道:“你这个兄长当得也太大方,就这么把小兰许给我了?”




  陵越听得更气,刚要声辩,欧阳少恭又说:“越儿放心,我何时打过小兰的主意?要娶也是娶哥哥……”




  不待他说完,陵越拿起桌上霄河说要练剑去,被欧阳少恭按住手腕。“好好,我不说了,这种事同你说也没用,改日求媒去找紫胤真人求亲才是正理。”




  突然哗啦一声霄河剑柄悬空出鞘,剑身弹出一半横在欧阳少恭颌下,陵越攥着剑鞘尖,满眼警告意味。




  “不说了,越儿饶命。”欧阳少恭面无惧色,倒是好像求饶几句陵越才有面子似的,偏偏陵越刚收了剑,他又接道:“紫胤真人倒还好说,只怕到时屠苏……”




  陵越气得又要出剑,他深知少恭口齿了得,怕这一话题就此没完,索性将剑扔在桌上不再理他。




  欧阳少恭见状试探着问:“越儿虽已大愈,毕竟内力尚弱,等屠苏回来难免发现徒增担忧。不如我遣人送你回天墉城,请城中长老为越儿调息,快则一年半载便可恢复如昔。”




  陵越对此言大为惊异,似乎没想到他还肯放自己归去。




  “怎么?越儿不想回娘家?”




  “不是!我……”陵越说完忽觉中计,忙住了口,一旁的欧阳少恭只顾掩唇取笑……




  .




  回天墉城的事宜就此定了下来,欧阳少恭心中盘算,须得百末亲自送他回去。只要到了天墉城,即便事态有变,以陵越此时的身体状况,涵素与紫胤也断不可能许他下山。




  欧阳少恭叮嘱明日一早启程,陵越似乎惊讶于时间紧迫,却一口答应。




  夜长难免梦多,欧阳少恭深知,一旦陵越与屠苏见面,无论何种手段都无法保证他不坏事,唯有杀之。




  走前他回望屋内,尤其看了看窗外,总觉进门前那模糊的声音耳熟,偏又一时想不起,怪只怪那时离得远听不真切。




  行至院中,轻风吹过一根白中黑斑的短绒羽毛,飘飘摇摇被欧阳少恭接在掌心。




  原来这就是声音之源。




  海东青。



双重身份5.0(史密斯夫妇梗)

给太太爆肝!!!

三夜若水:

究竟为什么要作死写这种枪战类的啊我~~~~


5.0


暖洋洋的光自窗口照进来,William在脸颊的瘙痒感中醒过来,他亲爱的丈夫正金毛一样趴在他身侧吻他的脸颊和肩颈,William也乐得回他一个火辣辣的早安吻,然后用米酒一样软儒的声音告诉他,“今天阳光真tm好。”


因为William以“以防万一你不敢直面我”的原因在他们卧房和小阳台布了5个地雷,介于时间太晚,William太困,Kris也就不打扰他睡觉,直接把他抱去了客房。William推了推那颗毛绒绒的脑袋,让他去做早饭。Kris还没踏下床,楼上就炸了,整个房子震了下,砂砾淅淅沥沥地往下掉。


Kris拽住翻身跳起的William,“穿好你的衣服!”


两人在枪林弹雨中翻找着,William昨晚的西装早在Kris的魔手下被撕裂成没用的布料了,最后只好勉强在客房拿了件没拆封的浴袍裹上。


红黄色烟雾弹接连从各个窗口扔进来,William抢先摸到那把柯尔特,刚开两枪,一个金属球就滚到他们脚边,蓝色光线混着“斯斯”声从金属球内部发出来。逼得他们迅速从窗户翻出去,剧烈翻滚的热浪甚至让他们的背后都冒起烟来。他们在草坪上喘息着看他们的小家化成一片废墟。


“早安啊~”


清脆的女声从隔壁阳台传来,前天刚出差回来的张生像往常一样正陪着张太在阳台悠闲地享受阳光,张太挂着甜甜的笑向他们的邻居小两口招手,对于眼前的轰炸视而不见。


张生也对着看过来的两个人道了声早安,并扔了串钥匙过来,“车库,左边,1380.”


张太用不熟练的港普警告着,“还不回来要赔双倍哦,要全新的哦!”


 


车库里还是那辆半新不旧的面包车,Kris直接走过去打开了左边的柜子,然后看到了一块蓝色荧幕。


“同行啊。”William刚试过车窗,防弹的,但那种普通的造型实在激不起他的兴趣,“他们过得倒挺幸福的。”


“也许我们也该早点坦白。”Kris一边搬着眼见的所有冷热兵器,一边回答,“昨晚的你太辣了。”


William将驶出车库的时候,Kris还在念叨着张太的精明,那几乎占了半面墙的武器虽不算精品,也都属上品,双倍奉还也不是小数目,够他白打5次工的了。


车刚开上大路,后面就陆陆续续有不少黑色车辆和摩托跟了上来,Kris打开后备箱,边开枪边把车内的一些杂物推下去,角落里半箱没开过的可乐也咣咣地往下滚。


“你的人?”几辆摩托从车前岔道拐进来,William一手打着方向盘撞开靠得最近的一辆,另一手从副驾驶挑了把贝雷塔朝窗外开了几枪,干掉了几个倒霉鬼。


“不是你的人?”Kris拆了个手榴弹,尾随的黑色跑车被炸得翻了个面,后续那辆车躲闪不及撞上了旁边护栏。


William从左边后视镜里看到这一幕,撇撇嘴道,“现在干这行的真是越来越年轻了。”


“附议。”


Kris放下后背箱,满意地看着子弹打在防弹玻璃上,他从身旁的一堆武器里翻了几下,翻出被压在下面的铁爪勾,改良过的那种,“我之前从来没喜欢过你做的饭。”


解决掉突然冒出的几个毛小子后,William就专心地开车,他楞了下,脸上的微笑更大了些,“哦,你说那个,我从来没做过饭。”


Kris正准备重回战场,他别过头,William蛮不在意地挥了下左手,“Will,我试过一次,没成功。”


“都是谎言!”Kris愤愤地道,同时打开车门放了几枪,在枪击声中勾过一个摩托车手。可怜的车手在水泥地上被拖着滑行了好一会儿才被拉上夫夫两的车。


William放慢了下车速,好让Kris把人拉上来,“我没在英国读过书。”


摘掉车手头盔,Kris在他头上猛打了一击,“我父母是2000块请来的。”


William突然加速,“我就说我在电视上见过你爸。”


被加速晃到的Kris直接躺着翻找车手身上的标记,“可他们已经是内地最不出名的龙套了,而你是香港的。”


“我还挺爱内地言情剧的。”William拨弄了下刘海,“而我竟然让我亲哥把我叫到你手上。”


Kris难以抑制地扬起嘴角,同时撕开了车手的衣服袖子,看到里面的深青色虎头文身,“是赵虎那老东西。”William明了地点点头。


齐大志的靠山。


方才被短暂甩开的宝马车队重新追了上来,Kris把人扔出车,把后排的座椅用力压了几下作为简易的枪架,试着瞄了两下后,他再次打开后备箱,“布拉格那段是真的。”


车子猛地一个左拐,Kris的枪偏了,William则以高难度的姿势探出车窗给原本被Kris瞄准的那里车来了个冲锋枪扫射。


“Shit,你是第一次和人合作吗?”因为惯性被甩在车门上的Kris大叫出声,“专业一点好吗?”


“她真是你前女友?”坐回车内的William一边回打方向盘,一边又捡了两个手榴弹扔了出去。


Kris还没稳住身子就又踉跄了一下,他无奈地往前爬,“宝贝,我来开,这是我的专长。”William看他已经翻过副驾驶座,只好放手让位。


William抄起枪先干掉了几个追赶上来的,“那个,我结过一次婚。”


车子突然来了个大甩尾,William被无情地甩趴在侧门上,“你的专长考核师是你爸爸吗?”


“你tm都干了什么?”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对着William大吼吧,Kris想。


William被他转过来的愤怒样子吓到了,难得的视了弱,他带点撒娇意味地说,“任务需要嘛~目标完成以后我们就离婚了。”


“任务需要?”Kris冷哼了一下,“九门的行动方案每次都推陈出新啊!”


William当然知道他暗指的是什么,“就那一次,你知道的,我没那种特殊爱好。”


“你tm都没给我穿一次!!!”还tm是性感款的露背裙!还有大波浪的假发!


Kris在怒火中踩了急刹,再继续猛踩油门,直接让William撞到了前座椅上,他拎起William的衣襟,在他屁股上用力地打了两下。


“好啦好啦~”William转过头一反常态的认真地投入战斗,端正地姿势,专注地瞄准,展现出一个专业杀手的高超素质。


空气突然安静,10秒过后,“我要去查下你过去的行动总结报告。”


回答他的是炸开的油箱,最后的追兵葬身火海。


 


斯班瑟砸上桌面的时候齐八还在倒腾他那些卜卦用的小玩意儿,他抬起头看着落座在他对面的灰头土脸各有伤痕的两人,“家暴?!” 


“家暴不好啊,爷,我跟你说,这可是婚姻中的最大不幸啊·······”


解九听见动静,很快从里间出来,看到齐八叽里呱啦地对着William和一个漂亮的年轻人说着什么,又看年轻人的样子,很快就反应过来,他疾步走近坐在了齐八旁边,“爷这是怎么了?”


William本就懒得理会齐八,这时很快转过头来,简单介绍了一下双方便说,“没什么大事,帮我联系下大喜,让他把赵虎的资料发给我。”


“好的。”解九应了下,又问,“要通知张副官吗?”


“不必。”


“好。”


“顺便,我上次放你家的那批东西在哪?”


“和爷的家伙放一起了。”解九说着便带William他们往里走,齐八也跟着凑热闹。


跟着转了几个弯,Kris才重新见到自己的宝贝们,他们被整齐地排放在房间左侧。但Kris的目光却更多的被正前方属于William的那面墙吸引住了,品种繁多的武器弹药映照着白色灯光,光亮如新。上层是枪支,长短齐备,中层是弹药,大小皆有,下层是弓箭、匕首等材质精良,泛着寒光的冷兵器,左侧悬着包括火箭筒在内的偏重型武器,至于右边,Kris呆掉了,右边挂着一整套的钢铁侠战衣,等身大小的那种,还有美队的盾牌,Kris敲了两下,虽然不是振金的,但也是高级合成金属,以目前的弹药发展,基本也算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啊!”


“想不到吧,惊不惊喜!”齐八是最会接茬的,“要不是爷当年以为你是普通小裁缝,这些应该都还在张家老宅呢?”


“张家?”


“是啊,爷可是张家以前家主的侄子,他本来是要接手佛爷的,结果跑去结婚了。”他叨叨地说着,也没管Kris有没有认真听。


William早在进来的时候就径自从右侧的服装柜子里挑了身西装进隔间换了,他受过的教育让他对于自己目前的衣着——沾满了尘土的发黑的浴袍,感到分外的不适。


等他洗漱干净,重新固定好刘海,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又变回那个小王子的样子了。Kris看着眼前西装笔挺,皮鞋锃亮的爱夫,瞬间原谅了自己过去没发现他真实身份的愚蠢,这tm谁能不相信他是上流社会的腐败分子啊,看看这发胶抹的,多像一个衣冠楚楚的金融业禽兽,哦不,精英啊,他甚至还戴了金丝边眼镜!


太罪恶了!


“王的男人?”Kris伸手揽过William,看到那双挑起的桃花眼又改口,“哦不,我的男人。”


 


TBC


PS:王的男人是因为kingsman和king"sman的谐音,大家应该都知道


PPS:因为个人原因让晋哥哥他们夫妻两做了邻居,没直接写名字,路人也可以不用太带入


PPPS:最近有点事,下一章可能要····································拖一阵子,sorry~~~~

【猫兔】

萌萌的后续!!

李英俊钦点菜头贵:

很幼稚,很小白


不喜请点叉


拟人




假孕后续






+++++++








“风风简直就是猫生赢家诶。”




它趴在落地窗前,身边卧着婷婷。




长尾巴一甩一甩,让小猫咪小兔叽当玩具。




这样的日子很舒服了。




“风风来之前你还说要给它做绝育。”




“哎呀我那时候害怕嘛。”




“要是让婷婷知道了一定跳起来咬你。”




“不要再说了诶,我差点成罪人了。”




风风动了动耳朵,当没听见主人小小声的对话。




虽然是春天,透过窗子的风还是有点凉。




婷婷正闭上眼午睡。




风风支起身,用肚腹的毛盖住婷婷半边身子。




小猫咪小兔叽爬上风风的背,要它驮着玩。




它用尾巴拍拍两小只的 pi 股。




你们乖,爹地在睡觉,等爹地醒了我们一起玩。




窗外阳光很好,万物复苏。




还有母猫魅惑的春情。




婷婷已近不止一次看到过窗外母猫翩跹而过的身影。




它们居住的楼层并不高,对于擅长攀爬的猫来讲都是小菜一碟。




婷婷回头,看了陪着小猫咪小兔叽玩耍的风风一眼。




小兔叽用还没长齐牙的嘴巴叼住风风的尾巴荡秋千。




婷婷跳跳跳过去。




你不乖噢,爸爸会痛。




风风 tian  tian 婷婷的毛。




没有啊,它喜欢玩,我也很开心。




婷婷仰头看它。




风风是一只体态优美的健壮的公猫,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橘色的毛发顺滑油亮。




婷婷没见过比它更好看的公猫了。




它想起来窗外那些母猫渴望的、带着强烈占有欲的眼神。




风风……




嗯?




没事啦……




夜半无人,婷婷还在焦虑。




它被风风抱在怀里,两个宝宝藏在它肚子下面。




窗外母猫恼人的尖厉声又响起来。




风风睡的很安稳,像是没听到一般。




婷婷心中的不安却没有停止,它凑近风风, tian 它的嘴巴。




嗯……怎么还不睡?




它一翻身,露出自己雪白的肚皮,粉色的尾巴揪晃啊晃。




宝宝们都睡了……




它小小声,抵抗住害臊的心情鼓起勇气邀请风风。




我们、我们去阳台上好不好……




它已经做出如此明了的暗示,自己先羞怯的跳走了。




风风猫眼里的琥珀色沉下去,变得幽黑透亮。




它草草用玩偶盖住熟睡的两个宝贝,三两下跳进阳台。




婷婷被它压在阳台的团垫上。




它咬住婷婷纤弱的后颈,尖锐的牙齿轻轻厮磨。




舒服么?




婷婷抖着尾巴,没有力气也没有时间回答。




它娇声轻喘。




风风,好、好痛噢……




风风腰胯的动作停顿了下,接着耸动的更加厉害。




你明明喜欢的 pi 股都夹这么紧,我再大力一点行不行?




它狰狞的尖刺钻进婷婷后臀,打的它粉色绒团的毛都乱了。




风风喵呜一声。




阳台外面母猫的声音更加凄厉的回应。




婷婷红着眼睛,向后送着自己已经被摩擦得发痛的 pi 股。




风风……你、你叫我的名字……啊——




风风咬住它的耳尖,喵呜




婷婷。




再、再叫嘛~




风风喵叫的声音更响亮。




婷婷,我真喜欢你。




外面魅惑的母猫的声音早就沦为背景。




风风让它趴在花盆边上,自己也按住花盆,将它整个包进怀里。




婷婷的后腿颤的站不稳,整个身体被顶的离地。




还要再来吗?






要!






风风咬它耷下去的长耳朵。






婷婷,你知道吗,我们猫发起情来是很凶的。






婷婷红眼睛里泪珠打着圈儿。






我不怕呀,我想要你。






你是我的。






风风叹一口气。






当然是你的,只有你,有你还有宝宝。






婷婷耸动着小 pi 股,快要哭出来。






那你告诉外面那些sao 货,你是我的。






啊——风风……痛、痛噢……




婷婷,我是你的,都给你,好不好?




好。




风风低沉的喵叫响了半夜。




周围的母猫被它叫声中的恐吓意味吓得四散逃离。




大概是风风进入 fa  qing 期的原因,也可能是有了宝宝之后独处的时间变少,或者在这样露天的地方风风比较亢奋。




总之它们在阳台 jiao  pei到天快亮。




婷婷软着身子躺在团垫上,两条后腿翘起来。




流、流出来了吗?




它的小腹又热又涨鼓鼓的,都填满了风风给它的体液。




风风用鼻头顶它的股缝,卷着舌头轻 tian 。




还有很多,算了,就留在里面吧。




婷婷最后被风风驮在背上带回粉色的窝里。












“这都中午了,婷婷还在睡沃……”




“没听见昨晚风风低声叫了大半夜嘛。”




“……,我就没听见……”




“因为我睡的死……”




“都怪你这个混蛋……”














小猫咪小兔叽想爬到婷婷身上,被风风轻轻叼住后颈。




爹地在休息,你们要乖,别打扰他。






它蹲在婷婷身边,尾巴轻轻拍着婷婷微微起伏的背,看着自己的宝贝们跟主人玩小球。






婷婷终于悠悠转醒,风风眯着猫眼凑近,婷婷就将脑袋搭在它胸口。






好累噢。






它忽然想到什么,咬着风风的耳朵说悄悄话。




小猫咪小兔叽还没有长大,我会不会再抱一窝仔?生两个好难带,只生一个好不好?






风风有些遗憾的看它。




你一辈子大概只能怀胎一次,小猫咪跟小兔叽不会有弟弟妹妹了。






啊——




婷婷有些沮丧,但转瞬又精神起来。




两只就很够了啊,要是再多几个,恐怕就更没有时间……嗯……






风风用尾巴尖搔它粉色的小绒球。




对啊,所以你生的刚好。




婷婷翻身打了个滚,好饿。




想吃草莓还苹果?不然就是胡萝卜?




婷婷抖着小尾巴,中气十足。




都要,都要!


















还没隔几天,主人带着它们下楼散心。




小猫咪小兔叽脚力不够,走了没几步就吊在风风腿上,要它背。




风风对孩子向来很宠,立刻咬着小耳朵甩到自己背上。




婷婷好久没出来玩,活泼的不行,跑前跑后,粉色的小绒团一拍一拍的打着肉嘟嘟的 pi 股。




主人坐在草坪上,风风也蹲在树下,看着宝宝们滚来滚去。




婷婷本来跟宝宝们滚成一堆,后来看到安静蹲着的风风,便跳啊跳,一头扎进它怀里。




它蹭蹭 pi 股,缩在风风四肢撑起的空间里。




pi 股本来还要往后蹭,却忽然停住了。




它抬头仰着脑袋看风风。




风风垂头,带着笑意的猫眼跟它对视。




怎么了?




婷婷小小声,又蹭蹭厚实的毛发里探头探脑的东西。




一直、一直这个样子吗?






嗯。






怎么……不告诉我啊。






你前几天累到了嘛。






也……并没有很累啊。






没关系, fa  qing 期就会这样子,我们公猫不比母猫,没那么急色。






它看婷婷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打趣它。






今晚早点哄宝宝睡觉,我带你出去耍。






婷婷耷着耳朵没接话。














风风其实早就忘了白天说过的话。






它看着用前腿推着它的婷婷,有些……






宝宝已经睡着了,出去啊。






婷婷的圆尾巴一翘一翘。






你……想去哪里 jiao  pei,我都随你噢。






风风忽然觉得自己以前的认知有偏差。






它们公猫,急色起来也是很夸张的。






来不及出去了。






它有些粗鲁的叼住婷婷的后颈,将它拖进沙发背面窄小的缝隙里。




婷婷无处可退,整只兔被风风壮实的身体覆上。




风风四肢着地匍匐着,将它困在身下,尖刺就顶在它粉色的尾巴揪上。




婷婷柔软的长耳朵搔着风风的下巴,它蜷着四肢,身体被风风捂的火热。




快进来啊。




风风深深看了它一眼,低喵一声。




宝宝就在外面,你可别叫出声,会让它们听到,教坏小孩子。




婷婷刚来得及点点头,身体就被粗暴的打开。




它眼睛立刻红了,兔牙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身体被风风的前爪阻着,婷婷只能翘着 pi 股接受风风的凌虐。




带着难以言说的快感。




外面就是它们的宝宝。




爸爸们就在它们身边 jiao  pei。




婷婷越想越觉得羞耻,整只兔都缩起来,连带着紧翘的小 pi  pi 。








这次风风的体液留在它身体更深的地方。




风风愧疚的用舌尖 tian 进它红肿破损的小口。




是我的错。




婷婷其实挺开心。




它高潮了几次,现在小腹还一抽一抽的。




它现在趴在风风摊开的肚皮上。




是哦,好痛,你们公猫 fa  qing 真可怕。




你让我这么痛,以后可要更喜欢我才行。










风风的猫嘴嘴角上翘。




已经喜欢的不能更喜欢了。








END








再没有了+_+




我要給晓波赶进度了